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酒曲酒饼 >

茅台董事长回应:纳税太多致净利润增速放缓股东买酒仍需搭售

  5月19日,贵州茅台罕见地召开了2020年度及2021年首季业绩说明会,上市公司董事长高卫东、贵州茅台董事兼代行总经理职责的李静仁、财务总监兼董秘刘刚等高管出席此次会议。

  股民的问题也主要之中在贵州茅台的业绩增速及在行业的增速、同业竞争、股权激励、产品提价、股东大会售酒、茅台酒的产量、“十四五”规划、营销体系改革、购酒难、关联交易等社会关注的热点上。

  财报显示,在2021年第一季度中,贵州茅台则实现营业收入272.71亿元,同比增长11.74%;实现净利润则为139.54亿元,同比增长仅6.57%。这是贵州茅台7年来的一季度净利润最低增速,上一次贵州茅台增长近有个位数是在2014年一季度,受八项规定出台影响,贵州茅台净利润仅增长2.96%。

  由于业绩增速明显放缓,远低于市场预期,贵州茅台的股票遭遇抛售潮,最低时一度跌至1800元上下。

  对此,高卫东解释,贵州茅台利润增幅低于收入增幅,主要是当期股份本部对控股子公司销量增加,使消费税及附加增加。根据现行白酒消费税政策,贵州茅台本部销售给控股子公司的产品均已计缴消费税及附加税。

  一季报显示,贵州茅台的税金及附加高达38亿元,2020年为24亿元。2021年一季度,茅台缴纳了史上最高税金。董秘刘刚对此补充称,消费税及其附加对该公司的净利润影响将于后期逐步消减,公司严格按照会计准则进行账务处理和报表编制,如实反映公司运营状况。

  同时,一季报还显示,三月底合同负债金额同比下滑6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负。高卫东解释,预收账款降低主要是本期收到经销商预付货款减少。经营性现金净流量为负主要是公司控股子公司财务公司不可提前支取的定期存款增加及本期支付的税金、原辅料款增加。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各项工作有序推进。

  另外,茅台酒在市场的火热下量价齐升,未来怎么走也是股民最为关心的敏感话题。高卫东就此强调,扩产能要参考市场前景,结合茅台技术人才储备、土地资源、生产性物资供给、生态承载能力等因素进行综合考量,公司正结合十四五规划的编制开展相关论证工作。

  市场一直有飞天茅台等产品将提价的传言,对此高卫东也表示,截至目前,公司没有调整主营产品价格的计划。李静仁也就此解释,茅台作为国有企业、行业领军企业,作为一家有担当、顾大局、负责任的企业,不仅要考虑经济效益,还要体现国有企业的担当,(飞天茅台)提价涉及诸多因素,需充分听取多方意见,认真综合研究。

  对于茅台系列酒价格以及飞天茅台的开箱销售政策等问题,李静仁回应称,截至目前,公司没有调整产品价格的计划。2020年以来,公司坚持把“稳市稳价”工作作为市场管理工作的首要任务,茅台酒拆箱销售是为了尽量减少流通环节,引导开瓶消费,最大程度保障消费者饮用需求。关于开箱销售持续时间的有关情况,公司将结合市场实际进行综合研判。

  还有股民提出了更为尖锐的问题,茅台若是丧失了市场化提价权,是否会让茅台有一天丢失白酒第一的地位呢?对此,李静仁回应称,茅台有信心、有底气、有能力办好自己的事。

  除了增利缓慢、量价如何调整等热门问题,高卫东等人也在业绩会上回应了其他热点问题。

  2021年2月25日,一位网名“茅台900元真不算高”的用户在社交媒体公开喊话茅台,称茅台集团利用全资子公司习酒公司与A股上市的贵州茅台同业竞争,侵害了中小股东利益,已向国家信访局实名举报。

  这位网友在举报信中提到,习酒与茅台酒在香型、酒精度数、价格、消费人群等方面高度重叠,违反了贵州茅台上市时不搞同业竞争的承诺,以及违反了中国证监会禁止同业竞争的相关法规。

  公开信息显示,习酒创建于1952年,1998年起并入茅台集团。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习酒公司目前是茅台集团的全资子公司,由茅台集团100%控股。

  2020年,习酒销售额首次突破100亿元,成为仅次于茅台、郎酒的第三大酱香酒厂商。同门兄弟并列行业前三,这不由得让股民担忧,习酒将会对茅台的销量造成影响。早在2001年贵州茅台上市时,茅台集团曾承诺,不以直接或任何间接方式从事与贵州茅台相竞争的业务。此前,推动习酒的上市一度被作为茅台集团的重要工作目标,但这一计划最终由于“同业竞争”而被搁置。

  这一问题再次被拿到业绩会上谈论,高卫东表示,股份公司(指贵州茅台)与茅台集团及下属其他子公司严格区分、独立运营。习酒公司在原料采购、生产工艺、生产产线、销售渠道、产品设计和业务性质等方面均是独立的。

  高卫东称,股份公司经过多年经营,已经形成了独特的品牌形象、品牌定位和声誉,与茅台集团和习酒公司有着显著的区别,不会形成混淆。从历史数据看,股份公司产品的产量和销量一直以来处于持续稳定上涨的态势。

  对于此前发起的经销商整饬工作,也已接近尾声。2020年全年,茅台削减国内外经销商347家,其中301家是系列酒经销商,只有46家是茅台酒经销商,而2019年则有151家茅台酒经销商被砍。

  财报显示,贵州茅台直销收入47.77亿元,去年同期则为19.38亿元,同比增长146.49%。高卫东就此回应,近年来,贵州茅台为巩固和强化自营公司功能定位和市场调控能力,致力于自营公司网络布局的发展和客户资源的拓展。目前,贵州茅台旗下自营公司销售占比已大幅提升。

  据悉,2021年,贵州茅台已在重庆增设1家自营店,接下来,还将根据市场需求继续增加网点设置。

  另外,高卫东还在业绩会上预告,经初步考虑,2020年度股东大会将延续去年的售酒方式,面向股东开放预约资格,以满足广大股东的购酒需求,但会议现场不安排售酒。

  所谓“去年的售酒方式”是指,茅台集团为股东准备了一个价值5666元的礼盒,内含8瓶酒,分别是53度飞天茅台、鼠年生肖茅台酒、茅台王子酒(酱香经典)、汉酱酒、茅台迎宾酒(中国红)、贵州大曲酒(70年代)、仁酒、赖茅酒(传承蓝)(2.0),限售5000件,股东可在指定贵州茅台酱香酒营销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上申购。

  这种用热门爆款单品配售冷门产品的行为,几近于奢侈品销售中的配售策略。去年推出时,此事就在茅台的股东圈子中引起热议,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就是股东买自家酒厂的酒还买贵了。

  茅台集团计算套餐价格时,参考价格为其官方指导价,但在销售渠道中,除飞天茅台、生肖茅台外,另外几款酒的价格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倒挂,算下来有千元左右的差价。

  根据电商平台给出的价格,酱香经典王子酒、贵州大曲70年代以及仁酒的终端零售价约在220元左右,汉酱和赖茅传承蓝的终端价格在300元上下,迎宾中国红最便宜,单瓶不过百元,价格几乎都是官方指导价的5折。

  对于冲着飞天茅台和生肖酒来的股东来说,这些酒无论是从口感、投资属性、收藏价值来说,都是鸡肋。众所周知,能够买到平价茅台酒是茅台股东积极参与股东大会的重要原因,在高卫东上任的第二年,茅台股东们的“春节”又没了。

  此前,深圳榕树投资董事长翟敬勇曾在股东大会现场呛声高卫东,他将矛头直接对准平价购酒被取消一事,“按照公司之前制定的游戏规则,住酒店就可以买酒,凭借机票就可以买酒,为什么股东来这里原本的游戏规则就取消了呢。”

  高卫东当时并未直接回应这一质疑,只是套路地回应,“会用开放的心态和积极的态度去吸纳和吸收大家的建议,也会在下一步工作中认真把大家想法进行梳理,逐一的进行落实。”

  要知道,对于茅台的普通经销商来说,用系列酒搭售卖茅台是明令禁止的行为。在李保芳刚刚主政茅台的2018年8月,茅台集团曾下发一份题为《关于严禁把茅台酒与酱香系列酒搭配销售的通知》的内部文件。

  文件中明确指出,对既经销茅台酱香系列酒,又经销茅台酒的经销商,严禁把茅台酒和酱香系列酒组合搭配销售,一经发现上述行为,公司将暂停双方业务往来,要求整改;情节严重的,终止合作。

  此举被视为茅台方面整肃渠道的重要手段。从表面上看,高卫东接棒李保芳后,仍延续了这一态度。

  在业绩会上,高卫东再次强调,公司明确要求经销商不得发生捆绑搭售行为,目的和出发点,就是要维护好市场秩序、保障好消费者的正当权益。在今后的市场工作当中,我们将一如既往抓好市场管理。

  经销商不能搭售,股东回家却只能买套盒,或许这就是茅台自营渠道和经销商的区别?